涡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涡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蒋介石长孙蒋孝文二三事

发布时间:2020-03-03 15:36:01 阅读: 来源:涡流泵厂家

一位从小和孝文玩在一块的朋友说,蒋家孝字辈里头,孝文是最有情有义的一位,对朋友乐于助人,热忱厚道,肯为人着想,是他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最不幸者,他不应生在“帝王之家”,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 蒋孝文,是蒋介石的长孙,1935年12月14日生于苏联。父母蒋经国、蒋方良带孝文回国时,他尚在襁褓之中。无论是国民党高官,高干子弟,蒋家亲族,乃至于蒋介石的侍卫随从,大凡提起孝文,无不说他是孝字辈子弟里边,待人最忠厚最讲义气的一位。但是,也由于孝文是长孙,很得蒋介石、宋美龄夫妇疼爱,由于老人家过度的娇宠呵护,蒋孝文也成为蒋家孙辈之中最率性而为的一人。

蒋经国贴身侍卫夜寻蒋孝文

孝文一友,说过一个故事。某晚,孝文彻夜未归,他母亲蒋方良急如热锅蚂蚁,深恐这孩子又在外头喝酒闹事,惹蒋经国生气,到处苦寻孝文不着。不想孝文这晚上老实的很,既没去找乐子,也没去喝酒,而是躲在朋友家里搓麻将牌,大家讲好打通宵。那时不像现在,有手机可以联系,连呼叫器都没有,孩子一出门如同断线风筝。遍寻不着,蒋方良只有发动侍卫人员四出搜寻,侍卫人员找了大半夜,也没有任何眉目,侍卫就通知中山警察分局长,要他们侦骑四出,撒豆成兵,地毯式搜寻孝文下落。

又找了一两个钟头,好不容易,在台北中山北路某户民宅里,听闻屋里有人打牌的声响,警察登上附近一幢较高的楼房,居高临下观察,确认无误,就是孝文和朋友在打牌。可是,寻到了孝文的下落,警局上下包括分局长在内,没人敢敲门进去。大家都怕一旦进去以后,随身佩枪的孝文万一不高兴,发生枪支驳火意外,谁收拾得了场面?分局长亲自摇电话到长安东路十八号,通知蒋经国寓所的贴身侍卫,请他们来捡这烫手山芋。侍卫到场之后,死劝活劝,告诉孝文,蒋方良在家急等,一会天亮蒋经国起床,不见孝文,肯定要大发雷霆。好不容易才把手气正旺的孝文劝回府。这时已经天光大亮,蒋方良一宿未睡,母亲见到孩子平安返家,才安心合眼休息。

一张罚单引发“外交”斡旋

在美国时期,父母不在身边,孝文更成脱缰野马。赌博、酗酒、飙快车、交女朋友,是孝文留学美国期间的“娱兴节目”。某日,孝文带着女朋友去友人家中打麻将牌,赌桌无分贵贱,几圈麻将下来,口袋里的九百多美金已经输得精光。孝文心想,这趟出国,父母也不过才给了几千美金,这阵子挥霍无度,眼看即将床头金尽,心里颇不是滋味。

牌局散去,孝文带着女朋友,心情低荡谷底,走出友人寓所,启动汽车引擎猛踩油门,直冲高速公路,女朋友坐在旁边直叫Allen(孝文英文名字)开慢一点,孝文情绪烦闷,哪里听得进女朋友的制止,一路以八十五英里时速,往前横冲直撞,一会儿功夫,孝文见后视镜上有警车的警示灯闪现,他依然不予理会,继续重踩油门快速奔驰,警车加大马力,与孝文平行,其中有一名警察以为是犯罪歹徒,已经掏出手枪准备上膛扣扳机,示意强令停车,孝文这才如梦方醒,心想,这里可不是台湾,只好乖乖停车。美国警察才不管你是蒋介石的孙子,当场开给孝文一张超速罚单。

孝文享受惯了特权,直接就把那张罚单交给国民党当局驻旧金山总领事馆,要领事馆设法解决这张罚单。领事馆预算里也没有“总统之孙的违规罚款”这么一项,无从报销,只好去找奥克兰市市长帮忙,希望以“外交”豁免权,网开一面。市长却推说这是法院的业务,他管不着,于是,一桩原本可以交罚款解决的“小事”,却演变成要在法院公诸于众的花边新闻,一旦法院开庭,哪管你孝文是何许人也,开车超速不交罚款,就得坐牢,这下子连台北的蒋经国都惊动了。

蒋太子急急如律令,动员“外交部长”黄少谷,“驻美大使”叶公超等官员,全体总动员,找美国国务院代为缓颊。蒋经国本人也托请美国中央情报局驻台情报站主任克莱恩,转请美国中央情报局就近帮忙。搞得一大群官员人仰马翻,人人忙着为孝文灭火,好不容易收拾了这个烂摊子,未让星火成燎原。

婚后养病,仍酗酒成性

婚后不久,孝文携眷回台湾,这时的孝文沉湎酒国,更是变本加厉,弄到酒精中毒难以自拔的程度。于公,他在台湾电力公司任事,论工作表现尚差强人意,只要不喝酒,一切如常,一旦喝了酒,天塌下来他也不管。在台电工作,从主任做到经理,还兼任了金门电力公司董事长。不幸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医生发现孝文的血糖过低症状愈来愈严重,警告他不能再过于劳累,同时必须戒酒。当时的台电总经理孙运璇听说孝文血糖问题严重,也向蒋经国汇报,想安排一个比较轻松的工作给孝文。孙运璇心里担忧万一孝文身体垮了,别说蒋经国面前交代不过去,就是蒋介石那一关也过不了,巴不得赶紧送走孝文这个麻烦的大菩萨。孙运璇使了一着“欲擒故纵”之计,假意提议孝文在台电的职务不变,但完全不必工作,专心养病。

蒋经国大概觉得孝文待在台电时间也够长了,如今台电业务蒸蒸日上之际,啥事都不做,光挂个闲缺坐领高薪,委实不妥。况且那时台湾民意逐步兴起,台电这种肥机关向例是“立委”质询焦点,孝文在台电养病,容易招人闲话。即使要安排个好养病的职务,不如找国民党的党营事业,或者国营事业单位,比较不受外界注意。

蒋太子想起黄埔四期,前“总政治部主任、国防部副部长”蒋坚忍,在“中台化公司”当董事长,“中台化公司”正符合“钱多事少离家近”的条件。于是,蒋经国就打了个电话给蒋坚忍,请他安排职务。

蒋坚忍也明白孝文来“中台化公司”,摆明是来养病的,既为养病,也不便安排任务吃重的职务。可是孝文在台电好歹也干到经理了,还兼着金门电厂的董事长,论辈分,孝文该喊蒋坚忍“伯伯”。可是谈职务,蒋坚忍是董事长,孝文也是个董事长哩!思来想去,没法子,就安排他当“中台化公司”的副总经理。

哪晓得蒋太子听蒋坚忍讲,安顿孝文做副总经理,一听见有个“副”字,蒋经国脸拉得老长,可又不好发作,心想,副的就副的吧!“中台化公司”的副总经理真是轻松自在,没啥活好干,连开会都免了。孝文成天多的是时间,闲得发慌,不喝酒能干啥呢?所以,医生的话,父母的叮嘱,完全当成马耳东风,照喝不误。

1970年某日,孝文走进“中台化公司”副总经理办公室。他循往例,进门坐下来以后,打开大抽屉,拿出一瓶洋酒,倒满一大杯,仰头咕噜咕噜喝个精光。也不知道是鬼附身,还是运气不佳,孝文那阵子的秘书换了新人,没人提醒他什么时候该服血糖控制的药,偏偏那天喝了酒以后,感到身体不适,孝文靠着沙发椅,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到都快到下午下班时间了,秘书发觉孝文窝在办公室整天不见走出来,打开门察看,赫然发现孝文口吐白沫,脸色铁青,斜躺在沙发上,已呈休克昏迷状态,赶紧送到台北“荣民”总医院急救,总算救回一命,无奈脑部受创,出院时智力已受到严重影响,完全变了一个人。

1989年4月,也就是蒋经国去世之后一年,蒋孝文因咽喉癌不治撒手人寰,享年五十四岁。一位从小和孝文玩在一块的朋友说,蒋家孝字辈里头,孝文是最有情有义的一位,对朋友乐于助人,热忱厚道,肯为人着想,是他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最不幸者,他不应生在“帝王之家”,活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

(责任编辑:孙靚燕)

认证费用

小黄牛的价格

话说夏娃

大唐高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