涡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涡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成都青羊区职改办流出假证供企业出售牟利

发布时间:2020-10-17 01:33:49 阅读: 来源:涡流泵厂家

成都青羊区职改办流出假证供企业出售牟利

2011年9月3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真假难辨职称证》,以下是节目实录:  演播室主持人敬一丹: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  我们看一个专业技术人员的能力,往往会问他是什么职称。职称反映的是专业技术人员的学术和技术水平、工作能力和成就。在一些专业性要求很高的行业,技术职称是一个从业的硬指标。获得职称证要经过严格的审核考评程序,这本来是一件很严肃的事。然而记者在成都市青羊区采访的时候看到,职称竟可以这样获得。  解说:  2010年11月12日,成都市一家建筑装饰公司的经理老刘接到了一个自称是四川省人才委的电话,说他们公司有两个职工已经具有申报高级工程师职称的资格了。  成都市某公司经理刘先生:  条件:具备40岁以上,有15年工作经验,具有一定的专业项目的,负责过专业项目的这些人员,可以申报高级工程师证。  解说:  据记者了解,在成都市申请高级职称要通过单位向市职称改革领导小组申报,经过成都市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评定,报四川省职称改革领导小组审核批准以后才能颁发,费用只要320元。然而老刘告诉记者,他们这种高级工程师职称与记者了解的大有不同,收费可要贵多了。  刘先生:  需要专家来评审,根据我们工作负责的项目规模来进行评审。  记者:  那需要专家评审的话,需不需要费用呢?  刘先生:  当时他说是一个人12000元。  解说:  一个高级工程师的职称要12000元,这价码可真不低,但是图省事想走捷径的老刘还是给自己和公司的另一个职工报了名,很快一个多月过去,老刘接到通知去交钱拿证,可这时他发现有点不对劲。因为这家全名叫“全国高科技人才委教育专业委员会培训中心”的机构开出的发票,怎么盖的却是“成都谋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章呢?  刘先生:  他说他们人才委是不能出发票的,他们没有资格出发票,他们就是说只有委托成都谋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代替他们出具发票,代替他们上税,这样解释的。  解说:  而接下来拿到证以后,老刘更晕了,因为这两本高级工程师证发证的时间居然是十年前的2001年。  赵先生成都市某公司职员:  因为我1993年毕业的,按这种高级职称来评定的话,应该是十五年以上。如果按2001年的话,实际我只有初级职称的资格。对,年限都不够。  刘先生:  还有一个问题,我发现钢印和发证机关的章不是一个章。  记者:  前面是成都市职称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后面这个钢印是?  刘先生:  成都市青羊区职称改革领导小组,前头又多了一个青羊区。  解说:  如此看来,这两本高级工程师证极有可能是两本假证。24000元买了两本废纸,老刘他们可是懊恼透了。  赵先生:  因为当初就是想经历够了,自己能力有了,那么就差这个东西,我们就想省事,谁知道省事省成这个样子。  解说:  不过一本居然卖到12000元,这卖假证的胃口可真够大的。那么这家“全国高科技人才委教育专业委员会培训中心”究竟是个什么来头呢?记者首先采访了四川省民政厅民间组织管理局。  记者:  “全国高科技人才委教育专业委员会”以及它这个培训中心,在咱们民政系统这个里面有没有备案?有没有批准?  陶明明四川省民政厅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  这个机构呢,在我们四川没有进行备案登记,刚才我也请示了国家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这个委员会也没有在民政部进行登记注册,从你介绍的情况和目前掌握的情况应该是一个非法的组织。  解说:  随后记者了解到,2010年5月17日,国家民政部发布公告取缔了一家叫做“全国高科技产业化协作组织”的非法机构。而卖假证给老刘的“全国高科技人才委教育专业委员会培训中心”就是这个非法组织的一个分支机构。这家培训中心和开发票的成都谋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什么关系?谋成公司的法人代表张云贵告诉记者,“全国高科技人才委教育专业委员会培训中心”其实不过是他们从上家那里买来的一个唬人的名头。  记者:  全国高科技人才委。  张云贵成都谋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对,那是我们的上线。  记者:  那当时授权的时候,你们给他们交了多少钱?  张云贵:  当时2009年,都两年多了,交了2万块钱。  记者:  2万块钱?  张云贵:  嗯。  解说:  在这家公司记者看到,买来了“全国高科技人才委教育专业委员会培训中心”这张骗人的招牌以后,谋成公司就开始自制红头文件,大模大样地干起了卖假证的生意。采访时我们看到,公司有一项业务正在紧锣密鼓地操作中。  邹兰庆成都谋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  我们在做培训。  记者:  做什么培训?  邹兰庆:  一级建造师考前培训。  记者:  收多少钱?  邹兰庆:  4000多元。  记者:  谁授权你们在做这个?  邹兰庆:  “全国人才委”授权我们。  记者:  我们在这里面还看了你们专业技术人员考核登记表,下面落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和成都市职称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翻译,这是他们授权你们填写的吗?  邹兰庆:  这个表是一直就有,但是这个表最早是……  记者:  一直就有,那就好,那一直以来你们是从哪儿弄来的?  邹兰庆:  因为这个事我还不是很清楚。  解说:  不过虽然这些文件表格没有一项是真的,但是公司法人代表张云贵却告诉记者,老刘他们的这两张高级工程师证可是他们从正规渠道办下来的。  张云贵:  这个是青羊区职改办给的名额,青羊区职改办发的证也是正规的。  解说:  骗子公司也卖真证,这很让人有点出乎意外。那么张先生的话和这两本高级工程师证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呢?于是记者跟随老刘他们来到成都市青羊区职称改革领导小组,找到了负责发证的培训中心教务处。  吴建荣成都市青羊区职改办培训中心教务处主任:  真的,是青羊区发的这个证。  记者:  真的假的?  吴建荣:  真的是我们发的证。  记者:  真的是你们发的,你们发的这个应该有纪录,它有编号呢。  吴建荣:  这是以前发的证,都没有记录。  记者:  以前发的都没有记录?  吴建荣:  嗯。  记者:  它上面写的是2001年,2001年是不是就没记录?  吴建荣:  嗯,没有记录。  记者:  那现在发的有记录?  吴建荣:  以前发的证都没有记录。  解说:  两本倒填时间的假证吴主任却说是真的,这让老刘他们实在是糊涂了,于是他们决定到成都市职称改革领导小组再鉴定一下。  赵先生:  一个工作人员他拿证翻了几下,非常坚决地说这肯定是假的。他说作为高级职称青羊区肯定没有资格发,第二个你这个审批机关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还有这个编号,根本就没有这个编号。  解说:  而根据成都市职称改革领导小组工作人员的鉴定可以看出,造假证的人正是钻了当年职称证书管理还不太规范,档案记录不完整,也不能上网验证的漏洞,故意把时间填写成2001年,这样即使被人怀疑有假,因为没有原始记录,查验起来也很困难。不过无法查验并不意味着就是真的,青羊区的吴主任把两本假证说成真的,依据到底是什么呢?这一次记者直接找到了培训中心请吴主任再次鉴定一下。  吴建荣:  现在我们无法辨别这个证。  记者:  就说你无法辨别这个证是真的还是假的?  吴建荣:  真伪现在我们是无法辨别这个证。  记者:  上午的时候你跟我怎么说的?  吴建荣:  上午你是这个证吗?确实叫我辨别,我现在辨不出这个证。  记者:  现在你都辨别不出来这个是真的是假的?  吴建荣:  嗯。  记者:  就是说这个至少做得很专业了?  吴建荣:  确实很专业。  记者:  很专业。  解说:  两本漏洞百出的假证,负责职称管理的吴主任本应该一目了然,可现在吴主任却是真假莫辨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谋成公司张云贵先生的一番话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记者:  收上来的12000块钱,你们给他们多少?你们留多少?  张云贵:  我们给他们七八千吧。  记者:  给他们七八千?  张云贵:  嗯。  记者:  一份七八千?  张云贵:  嗯。  记者:  这个钱交给谁?  张云贵:  交给青羊区。  记者:  青羊区的谁?  张云贵:  我没有经手这个。  记者:  你们从青羊区职改办总共办了多少类似这样的证件?  张云贵:  50个左右。  记者:  50个左右。  解说:  采访中记者发现,谋成公司除了能办高级的,还能办中级的和初级的工程师证,三项加起来,谋成公司从青羊区改革职称改革领导小组拿到的专业技术职称证书显然远远不只50本。  记者:  办证的费用,高级的是多少?中级的是多少?  张云贵:  中级收七千、八千。  记者:  你们按多大的比例给他们?  张云贵:  比如说让你交六千,你就按照这个交给他。  解说:  于是在谋成公司和青羊区职称改革领导小组某些人的内外配合下,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假证件就如此这般流向了社会。这意味着许多不具有真实资质的人将来都可以拿着这样的假证书去拿项目、干工程,给社会平添无数的安全隐患。公司赵先生告诉记者,在四川省建设厅对外办公窗口,他拿着这本高级工程师证去申请增加公司的安装资质居然就能用。  赵先生:  工作人员接过这个证翻了两下,然后就顺便问了旁边一个人,旁边这个人把证拿到以后,从那边又拿了一个证对比了一下,说就是你们这一批嘛,是真的,我们这边认可,因为我们专门派人到青羊区职改办去问了,这个证是可以用的,是他们发的可以用的,是真的。  演播室主持人敬一丹:  职称是对行业从业人员专业能力的评价。如果不是凭真能力,而是靠买职称上岗就会给相关行业的工作和管理带来隐患。骗子卖假证自有法律严惩,而把关者监守自盗、以权谋私又该由谁来监管呢?在青羊区职称改革责任部门参与作假的都是些什么人?究竟有多少假证流入了社会?这些问题都需要一个明明白白的回答。

alevel课程培训

ib补习课

alevel培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