涡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涡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茶界老好人木里茴芹

发布时间:2020-10-18 15:01:18 阅读: 来源:涡流泵厂家

茶界“老好人”

武汉一周

全国讯:武汉的夏天格外的热,三十八九的温度,坐在屋里不动都觉得受不了,更何况顶着烈日、为了生计在外奔走忙活的人们。

和老石约了下午二点在他办公室见面。我提前半个小时到了,老石没在,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似乎早有准备,见了面忙请我坐下喝茶,说石秘书长上午就已经打过电话了,他人在外面送杂志。

二点过六分,老石满头大汗行色匆匆地走了进来。依旧是那件卡其色的衬衣、多年没变过的黑色公文包。一进门,老石就用那混杂着天门与武汉口音的普通话一边向我问好,一边请工作人员把杂志邮寄通讯录拿过来,“明天去湖南,有一个茶叶活动,一早就出发。这个名单今天要核实好。”

原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汝岱,原农业部部长陈耀邦,中国茶业学会名誉理事长陈宗懋,“茶学界泰斗”张天福……十几页的寄送名单上,每一个名字都如雷贯耳。老石见我一脸惊诧,咕噜了一大杯茶,嘿嘿地说“这些都是我一一拜访过的,还都为我们研究会提了字,看墙上挂着的这些都是。”

我应声环顾四周,眼睛最后却在面前的老石身上定了焦。原本用来躺下的藤萝靠椅,他却只直身坐了三分之一。进来这么长时间,鼻子、额头上依旧是大颗的汗珠,汗湿的头发就这样凌乱地搭在他的额头上。可能由于背靠窗户、光线偏暗的原故,老石本来就黑的脸显得更黑更瘦了。“毕竟60多岁的人了,”我在心里默默地感慨着。

后勤员工当起秘书长

即便不是专家学者,也不是政府官员,更不是什么富贾商人,可奇怪的是,与不同的人聊天,茶界学者、茶楼会所老板亦或茶叶市场里的普通店主,只要提到老石,竟没能不认识的,通常情况下,大家都会会心一笑,“前两天我刚见过石秘书长。”

老石,本名石爱发,身份为“湖北省陆羽茶文化研究会秘书长”,私下里他是湖北茶叶圈子中的“总联络人”。

说起与茶叶圈子的结缘,老石依旧激动不已,“我是天门人,茶圣陆羽就是我的同乡”。年轻时,老石一直在省国防工办招待所做后勤工作,与茶的接触不多,用老石的话来说,就是“心里喜欢”。

直到199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老石陪同省文联剧作家沈虹光去天门、湖州、南昌等地寻访陆羽故迹,打算为三十集电视剧《陆羽》积累素材。这次寻访让老石对茶有了更深的认识。

同时进行的便是现在的“湖北省陆羽茶文化研究会”的筹办。终于,研究会在1999年成立。而老石一年多的坚持也为他赢得了“石秘书长”的称号。

“会长换了五届,秘书长仍然是我,要把这个民间的官做好”,老石的话中有感叹,有自豪,然后我听到的更多却是“奋斗”。

帮茶圣陆羽更正故乡

如果说湖北省陆羽茶文化研究会“圈住”了老石,那么接下来的这件事却是促使老石留下来一直为湖北茶叶奔走的动力。

1999年,老石等人作为湖北省茶界代表参加在上海举办的国际茶文化节,活动由上海东方卫视全程直播,而东方卫视一则关于茶圣陆羽的介绍却让老石等人坐立不安:电视中有一段介绍陆羽生平的访谈,受访者是一名日本学者,而他将陆羽的出生地误认为浙江湖州。

“陆羽只是在浙江湖州去逝,他的出生地是湖北天门,所以第一故乡应该是湖北天门!”而那时,由于湖州对茶叶以及茶文化很重视,也举办过很多国内外的大型茶叶活动,而天门对于茶叶产业的重视远远不及前者,这才导致出现上述错误。

老石等人通过与大赛组委会的沟通,后来,东方卫视做了更正说明。日本的那位学者在得悉陆羽的真正诞生地后,执意到湖北寻访茶圣居迹,老石全程接待,陪同客人去湖北天门陆羽纪念馆敬拜。

为了让更多人知道“茶圣陆羽的故乡在湖北天门”,老石随后又组织了一系列大型活动,邀请国内茶界的同行以及日本、韩国的朋友去天门陆羽纪念馆参观了解。

“你现在去网上搜索茶圣陆羽的故乡,基本上显示的都是天门了。”老石的得意丝毫掩饰不住。

寒碜的“中转站”

老石在省国防工办招待所工作时,武汉还没有“天门汉办”,家乡人到省城办事,到北京或外地出差,老石所在的招待所,就成了“中转站”,买票、接机、转车、吃住,都是老石在管。老石甚至为了家乡的事情,还有过骑着自行车在武汉和天门之间奔波的经历。

如今,位于首义园的湖北省陆羽茶文化研究会再次成了“中转站”:外地茶客来武汉举办活动、参观学习,联系的是老石;省内朋友办事,找关系、托朋友、承包工程、筹集资金等等,找的还是老石。每一天,研究会的二间小屋子里都是人来人往,从不会清静。

为了扩大茶圣第一故乡的影响,老石以湖北省陆羽茶文化研究会的名义参加过国内外的各种茶活动。“每去一个地方,对方都高规格接待,然后他们到湖北来,我这个‘中转站’却寒碜的很。”

老石讲了这么一个故事:去年,云南省茶文化研究会会长来武汉交流,老石接待。由于经济困难,住宿只能安排在首义园旁边的一家普通宾馆,158元每晚。每次去云南,对方都安排的是五星级宾馆,相比之下,老石觉得很对不住客人,而当天晚上,宾馆的电梯偏偏坏了,一行人不得不爬20多层楼梯去房间。

“还好对方是老朋友,不计较这些问题。”老石感慨,“我现在都不敢办大活动,朋友那么多,全都来了,我招待不起,”老石抿了口茶,抬起头望着我,“还好有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关注。以后会越来越好。”

他的标签是“老好人”

“老好人”似乎已经成了老石的标签。

陆羽茶文化研究会的事情他在跑。12年来,研究会的地址换了8次,每一次搬家要钱,都是老石无私奉献的;逢年过节,看望研究会的老领导们,大部分也是老石自备的礼品。

“一次,在东湖‘长天楼’与人合作组织‘无我茶会’,请几位书法家写了几幅字,来人要‘润笔费’2000元,老石二话不说,从包里掏给人家了。”时至今日,老朋友谢百成在谈到老石“老好人”的问题时依旧感慨,“我亲眼所见,作品别人拿走了,钱是老石出。”

“老好人”的老石,不仅在工作上吃亏,连朋友也“欺负”他。女儿出嫁、办酒祝寿、官司纠纷,甚至连老人过世这种事情都交给老石。而实诚的老石也一次次应承下来,不仅口里答应,心里还想着要“全力以赴”,跑腿不说,电话费、乘车费、联络费等,老石也都自己掏了腰包。

再看看老石周围的朋友,事业有成了,房子有了,车子买了,票子多了,可以享乐了,老石呢?到现在,没有购私房,没有买车子,票子也都花了。就是这样,他仍在一边贴钱帮助人,一边还得为生计各处奔波。

“赚钱在我这里,从来没有考虑过。只要我有,我都舍得。”见惯了每天往钱里钻的人,突然间接触这么个好像天生对钱不感冒的人,我都带了点“你怎么这么傻”的情绪。“你总这样,做赔钱的买卖,你们家人也不会乐意吧?”面对我的问题,老石标志性的嘿嘿笑又出来了,“现在好多了,大家对茶叶越来越重视,我的钱贴得也少了。”

“你打算工作到什么时候?”看着他依旧“满血”的样子,突然问这句。

老石却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收起“嘿嘿笑”,转过身,正对着我,像是征求同意,又像是对自己说话般,认真道:“哪天走不动了,我就不干了。”

茶|好人

沈阳治阳痿早泄

治妇科的医院哪里好

济南治青红胎记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