涡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涡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嘉译:演戏的征服感永远大于压力感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6:22:26 阅读: 来源:涡流泵厂家

张嘉译:演戏的征服感永远大于压力感

张嘉译

撰文/巩晓莉

5月的北京已经展露出夏天的模样,张嘉译较约定时间提前半个小时到达拍摄现场,“怕路上堵,不好控制时间,就提前出门晃晃悠悠过来了”,张嘉译一边扒拉着一盒水果一边说道。此时,如果不提醒自己,你会很容易忘记对面坐着“收视保障”的当红“萌叔”。在记者面前,张嘉译展现出的是完全生活的一面,这个人不是宋思明,不是熊阔海,不是别的任何人,他就是张嘉译。

在谈到两个话题时,张嘉译会格外兴奋:演戏和女儿。2009年,39岁的他凭借《蜗居》走红,此前,他已在演艺圈默默“蛰伏”近20年,很多人认为他是“大器晚成”,但张嘉译并不认同。“你们老把我说得这么可怜,我其实一直都很high,从毕业开始就不断拍戏,一直都挺好的,没觉得自己是大器晚成。”也正是这种一步一步走来的节奏让张嘉译得以看清很多人可能要花费很长时间甚至付出很多代价才能看透的事,“谁都不可能永远在巅峰,总有低谷的时候,起起伏伏,你要找准自己在哪个位置,保持生活的平衡。”他的确玩得很high,几乎每部戏都亲自挑选,每一次表演都像谈了一场恋爱,“选戏就跟挑对象一样,你想象另一半要完美,但现实是一旦你喜欢上一个人什么标准就都忘了,所以投缘很重要,我不怕失败,大不了失败了再爬起来,对我来说,演戏的征服感永远大于压力感。”

正在同时热播的《一仆二主》和《结婚的秘密》中,张嘉译饰演了两个截然相反的角色:草根司机和高富帅海归。“《一仆二主》虽然是生活剧,但又不像其他生活剧那样主要围绕家庭、生活、婆媳关系,这部戏讲的故事比较新颖,结构独特,它描述的是群相,没有深入到每个家庭的琐碎,戏里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他们在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每个人物都很生动,”张嘉译这样描述自己被《一仆二主》打动的原因。而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因为这是一出轻喜剧,“那段时间刚拍完《四十九日·祭》,感觉很沉重很压抑,就想拍一部喜剧,高兴高兴的。”不同于《借枪》《悬崖》等一系列严肃的题材,《一仆二主》用轻松搞笑的方式讲述了“两个出色女性竞争一个中年离异司机”的故事,在剧中,张嘉译饰演中年离异司机杨树,独自带着女儿过活,却不小心卷入土豪和文青的感情争夺战中,笑料不断。对于如何演好司机,张嘉译表示毫无压力,“我觉得自己生活中跟杨树没有什么不同,一样是穿着T恤拖鞋跟朋友聊天吃大排档。”

在2010年《我是业主》之后,张嘉译和太太王海燕鲜少合作,但从《结婚的秘密》到即将进组的《后海不是海》(暂定名),两人开始频繁搭档。夫妻搭档自是有很多默契,可能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但也有问题,近日沙溢在接受采访时坦言自己可能不会再跟老婆胡可搭档拍戏了,因为感觉对方会把生活中的情绪发泄到戏里,被问及是否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时,张嘉译笑了,“我不会,海燕老师曾经出现过,哈哈哈。那是在拍《我是业主》的时候,她是物业方,我是业主,双方有矛盾,你一句我一句杠上了,我记得她当时气得小脸煞白,一拍桌子说:你给我闭嘴!导演赶紧冲上来提醒:王老师,这是演戏呢。”但张嘉译说这不过是小插曲,演员基本不会遇到这种情况,会从角色、人物关系、剧情需要出发做出调整,“我每次都分得很清楚,只要一到现场,每一个细节我都会站在这个人物立场上去考虑,而不是我——张嘉译的立场,因为你要呈现的是另一个人的轨迹。”

最近玩得最high的当属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当节目组曝光助唱嘉宾的名单时,人们被“张嘉译”三个字惊呆了,真的是那个演戏的张嘉译吗?而当张嘉译站在舞台上亮出第一嗓子时小伙伴们惊呆了——真的不是来砸场子的!谈到这个话题时张嘉译很害羞,赶忙自黑,“我唱歌一点都不好,就是胆大不怕死,我声音有点特别,但要高音没高音,要低音没低音,他们(韩磊、胡彦斌)唱的是困难的部分,我唱的是原调,最简单的部分。”后来也有朋友对他说你干脆唱歌去吧,“就送给他一个字:滚!”张嘉译哈哈大笑道。

他还记得自己接到韩磊邀请电话时的场景,“这期的《我是歌手》我一直看,那段时间刚拍完戏在海南度假,晚上没事看半决赛的回放,看到一两点,第二天还迷迷瞪瞪没睡醒就接到韩磊的电话,他说,你来给我当助唱吧,我想也没想就回答:好啊!”但答应之后他就开始突突了,万一给人唱砸了怎么办?但他又觉得韩磊找自己去助唱最合适不过,“他就应该找我这样的人去助唱,因为他唱得太好了,找其他歌手不是毁自己嘛,我唱好唱坏就这样。”压力最大的时候是大家都知道自己要上台去唱歌时,那天收视率极高,所有人都坐在电视机前等着看,这是张嘉译第一次跟乐队合作,现场直播,坐在台下时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他直接让人把手机拿走,但一站上舞台这一切都消失了,“已经搁那儿了,害怕也没用,哈哈。”事实上,骚年时的张嘉译是个麦霸,进了KTV如果再配点小酒喝得微醉,状态就上来了,“最拿手的曲目其实是《两只蝴蝶》,”萌叔笑着补充道。

张嘉译爱玩,他希望能始终保持一颗童心,“呵呵,说童心太嫩了是不是?那就是好奇心吧!”而他真正最爱玩的还是表演,还要玩一辈子。他将自己这种对表演复杂浓烈的感情仅用俩字表达:喜欢。他也在表演中实现着生命的成长,“通常我们可以听到、看到、感受到很多东西,但演戏要求你完全进去感受人和事,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有时候演完一部戏会有很多开悟,以前有很多不理解的东西真能通过人物去理解。”

还是青葱骚年的张嘉译很倔,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爱钻牛角尖,任何事情必须想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否则不会演,“但那时候自己的理解力又是有限的,所以经常很难被说通,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真能把人气死。”表演改变了他,“现在性格越来越平和,没有说不通的时候,哪怕对方表达能力差我也会想方设法去理解,去沟通,我想就是表演改变了我。”接下来,张嘉译将赶赴云南进《后海不是海》剧组,而《四十九日·祭》也将在今年开播,张嘉译清楚自己的每一个选择,并且沉醉其中,跟自己玩得很high,也在表演中继续成长。

好看黄小说大全

欧洲美女写真图

免费小说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