涡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涡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对不起我是传奇

发布时间:2020-02-11 03:05:27 阅读: 来源:涡流泵厂家

(速途网专栏 作者:悟网不欢)第一幕 我

“啪!”煤气打着了,蓝色的火苗晃得我眼前一花,一缕头发“嗤”的化为灰烬,我心中却涌起异样的欣喜。

“老板,煤气装好了”我说。

“哦。”老板不死不活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喜悦,“多少钱?”

“45。”

“什么?不是说好的40吗?你要是45,我还找你送个什么劲?”

“哎呀,老板,40是上个月的推广优惠价,这个月已经没有优惠了,正常价就是45。”

“那你把煤气罐卸了搬回去。”

“老板,这个这个,老板有话好好说嘛,40我真的赔钱了。”

“啪!”老板关上了煤气,“45我不用找你买,搬回去。”

“老板老板,互相体谅,互相体谅,你看这样……”

“啊……”一声惨叫从前厅传来。老板急匆匆的冲向前厅,我也跟着过去。

“怎么了?儿子。”

老板的儿子一边继续惨叫一边在电脑椅里麻花般扭来扭去,“我的金币!我的金币!”

“金币怎么了?”我和老板同时问。

“昨天同学告诉我精英论坛要关闭了,我大中午的想赶紧上去把金币转出来,现在它已经关闭了……啊……”

我看了看老板,又看了看惨叫不止的老板儿子。

“我来吧。”我对老板儿子说,“我帮你把金币转出来。”

我坐在电脑前,熟悉的键盘,熟悉的屏幕幽幽的蓝光。我的眼睛有些湿润。

我运指如飞,噼噼啪啪的敲击声让老板父子目瞪口呆。

“好了。”我推开电脑椅,“都给转到屌丝论坛了。”

“叔叔叔叔你真棒!”年轻人上来抱住我亲了一口,我忍住扑鼻而来口臭味,向他凄然一笑。

“好吧,就给你45吧。”

老板递过来几张油汪汪的钞票。

“好的,谢谢老板!”我转身准备离开。

“慢着。”老板手一扬,扔给我一盒烟。

5毫克的中南海!这是本月我见到的最好的烟了。

“谢谢老板!”我向老板深深鞠了一躬。

“不过以后45是不行了,你得给我便宜点。”

“没问题,下次一定便宜,您都老客户了嘛。”

我攥着油汪汪的钞票,心中百感交集。走到饭馆门口的时候,冷不丁就和一人撞了个满怀。

“哥们,怎么着?”对方挑衅的看着我。

“你……是你啊……”我觉得对方有点眼熟。

“哦,是你啊。”对方似乎也认出我来,但同样记不起来我的名字,“哥们,走路看着点。”

“不好意思,你请进。”

走出饭馆的那一刹那,我忽然想起来,是他!

我回头看他的背影,他也扭过头来,冷冷的看着我。

第二幕 哥

今天从起床开始,哥就不爽!

哥被印刷厂的电话从春梦中吵醒,不爽!

哥到了印刷厂,看到他们把菜单都印成翔,不爽!

哥把菜单送到店里,餐馆老板们把哥也骂成翔,不爽!

当然他们都留下了菜单,即使是翔,免费的,谁不喜欢?

不过哥不是吃素的,这点不爽哥打落牙齿和血吞,哥绝不轻言放弃!

哥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客户,这客户是哥的铁哥们,哥说啥,他铁定听啥。

——这个客户叫啥?人家没说过,哥总不能上杆子问,对吧。哥就管他叫哥!

最操蛋的是,在见这位最重要的客户之前,哥遇到了最不爽的一件事。

哥出门撞鬼!

哥怒不可遏,“哥们,怎么着?”哥挑衅的看着他。

这怂人,立马就软了,“你……是你啊……“,怂人和我套近乎。

哥也觉得怂人有点眼熟,“哦,是你啊。”哥记不起来他的名字,“哥们,走路看着点。”

“不好意思,你请进。”怂人闪了。

哥回头看了怂人一眼:“看他那叼丝样,哥怎么会认识他呢?他是谁?”

“翔!”老板把菜单摔在桌子上。

“哥,哥,别着急,下次咱一定给您印好,妥妥的。咱们现在说正事。”

“啥正事?”老板掏出一根烟,我立马摸出火机给他点上。

“APP啊,给您安装的手机APP啊。”

“翔!”老板把手机扔在桌子上,“它算账就没有对过!”

“怎么会呢,哥,您八成没操作好吧。”哥拿起老板的手机,用中指一阵猛点,“哥,您看!”

“翔!”在老板的注视下,APP忽然弹出一个窗口“哥,对不起,您的程序已经停止响应,您是要【关闭】还是【等待】?”。

哥的人丢大了,但哥的脸没红,“哥,这是您手机的故障,我们的APP从来没出过这个问题!”

“翔!”

“哥,别着急,看兄弟的,兄弟帮您打个电话,分分钟把这事搞定!”

“都微信了,还打电话?”老板斜眼看着哥。

“哥,您这是潮人!80后啊,兄弟马上微他,马上微他。”

哥从容拿出大屏手机,豪爽的戳开微信,“小弟,干吗呢?”

第三幕 小弟

微信响起的时候,小弟我正在刷榜。所以小弟我没有马上接,至于小弟我是谁,请列位看官听小弟娓娓道来~~。

小弟我,本是那聪明伶俐的人。

小弟我,十六岁,到得大都。

人称小弟我呀,刷界圣手,榜单天师。

刷屏刷分刷战功,

刷币刷奖刷好评。

小弟我,也曾把那私服开。

小弟我,也曾把那木马挂。

小弟我,也曾数钱数到手抽筋。

小弟我,也曾把妹把到找中医。

(MD,钱就是这样没有的。)

风云突变形势改,

手机娱乐称第一。

洗心革面再编程,

小弟专心做游戏。

游戏上线水军起,

小弟排名落垫底。

冲冠一怒召旧友,

刷爆榜单,商店宕机!

遂看数据惹人喜,

争入车房美梦里。

剑外忽传噩耗来,

原来,他们用的信用卡是假滴!

(MD,全都是假滴。)

唉,往事已成空呀,已成空,

还如一梦中呀,一梦中。

天幸微博救小弟,

段子鸡汤全上齐。

粉丝如潮广告来,

一不小心成公知。

公知苦短屠刀起,

小弟大号关牢底。

转战微信从头来,

见面谦称自媒体。

人说微信封推送,

可是小弟我呀,一点都不着急,嗨,不着急。

因为小弟转行O2O。

因为,小弟我呀,本是那聪明伶俐的人。

MD,微信又响了,请各位看官稍候,我处理个case。

小弟我轻盈的划开微信,按住按钮,温柔的说:“喂,小丽吗?”

第四幕 留言

我收到ROBIN的留言时,有点犯嘀咕。ROBIN曾是精英论坛的一员干将,当初他召集一帮人马天天在论坛上灌水、刷屏,组建了灌水门和刷屏帮两个最大的帮会,直接造就了论坛的火爆人气。ROBIN曾经名声显赫,顶者如云,以至于许多坛友都认为论坛是他的,而不是我的。

我对此倒无所谓,只要论坛能赚钱,别人认为论坛是谁的并不重要。

直到ROBIN说他要走。

“你为什么要走?”我问。

“在坛子里呆腻了,想换个地方呆呆。”

“你到屌丝论坛不一样是个坛子吗?”

“他们那人更多,给的分成更丰厚。”

“好的,你走吧。”

我的目光越过他,看着窗外。

窗外,残阳胜血。

“明天晚上8点,PONY要见你。”ROBIN的留言如是说。

哦,PONY,论坛的又一员干将,爱产品,爱技术。他刚来论坛的时候天天找我谈设计趋势和用户体验,我每天看书8个小时想跟上他的新知识和新思维。但是,我失败了。从此我对他有些冷落。

某天,他不声不响的走了。出去后,他开发了一款软件,据说用户很多,但是赚不到钱,他为此欠了一身债。

某天,他忽然找到我,问我要不要买这款软件,“很便宜的。”他紧盯着我的眼睛。

“我是做论坛的,要你的软件有什么用?”

“难道你不觉得技术和体验才是出路吗?没有软件你只能靠ROBIN这些人拼命拉广告,什么时候是个头?”

“你呢,有软件,不一样得拼命拉广告吗?”

“我有一些新的想法,一定能赚钱,但是我现在缺钱。”

“我也没钱。”我拍了拍PONY的肩膀。

PONY的目光越过我,看着窗外。

窗外,星月无光。

第五幕 大结局

我于晚上8点如约到达PONY的公司,公司大厅敞亮气派,门口挂着硕大的牌子:BAT。

ROBIN已经等候在会议室,会议室里还有另外两个人,都有点面熟。

“哦,你是……”我忽然想起来,昨天我曾和这个人撞了个满怀,“你是……”

“对,哥叫赵传,咱们以前见过面。”

“你呢?”我问另外一个带着瓶底眼镜的纤弱年轻男子。

“小弟叫李奇,以前也一块吃过饭。”

说话间,PONY进来,我过去想跟他握手,他摆了摆手,没有理我。

他径直坐入会议室主位的大沙发里。

“今天找各位来,是想让各位跟我一起干。”

“干什么?”我问。

“可干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我恨不得再变出来两个自己,天天帮我做事。”

“给钱吗?”赵传问。

“跟上我,给你资源,挣不挣钱在你。”

“那到底要干什么?”我又问。

“有了平台什么不能干?”PONY的眼睛越过我,看着窗外。

窗外,并没有窗外,因为厚厚的窗帘把窗户堵得严严实实。

“例如?O2O?”李奇怯怯的问。

PONY看了看李奇,淡淡一笑,没有说话。然后他把腿从会议桌上挪下来,站起,拍了拍屁股,开始向会议室外面走。边走边对ROBIN说:“你陪他们谈,我先走。”

会议室里,我看着赵传:“你是站长?”

赵传看着李奇:“你就是站长。”

李奇看着我:“你才是站长,你们全家都是站长。”

我们三个人先是面面相觑,然后潸然泪下,最后抱头痛哭。

对不起,我是站长,我不是传奇。

@悟网不欢(原创。

感谢由 @速途网 组织,@张雨芹 主持的第43期速途在线沙龙:站长拥抱移动互联网。本文的部分构思起源于@丁道师 等沙龙嘉宾所分享的大量精彩言论。本文采用小说的夸张形式,意在调侃,并展示站长的艰辛。对各位站长并无不敬之意,如有不慎冒犯之处,尚请见谅。

深圳工商税务官网

工作签证费用

广州注册公司需要多少钱